欢迎访问沪闵在线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际新闻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
部委信息 政坛人物
时事观察 政策解读
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专题专栏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沪闵在线 > 政坛人物 >

那些年我们一起考过的作文

发布时间: 2020-01-14 22:49 点击:

  1951年用老式钢笔写高考作文的少男少女,已然耄耋老人,而2011年高考的大一新生,依然高三的模样。除了1966年-1976年高考的断裂,62年间,51次高考,远远超过50篇的高考作文题目,有人记忆犹新,有人完全失忆。我们集纳在此,激活你当年不仅限于高考作文的记忆。

  高考作文,当然刻下历史的烙印,折射时代特征,反映时代现状和诉求,同时也反映着教育理念和高考改革的演变。

  陈美兰:我1956年参加高考,当年的作文题目是《我生活在幸福的年代里》。记得当时拿到这个题目时,感到要写的东西很多。因为那是新中国成立初期,一切都欣欣向荣,第一个五年建设计划刚开始,国家号召年轻人向科学进军。我当时主要是谈新中国给我们实现自己理想提供了许多从未有过的机会。

  陈美兰:没有太多硬待,平时上课会告诫要注意表达真实感受,不要矫揉造作,生拼硬凑。没有给我们写作定下什么“新八股”。

  陈美兰:现在来看,五十年代初期高考的作文题目还是很自由的,很便于抒发个人的思想感受。像1954年《我的报考志愿是怎样决定的》,1955年《我准备怎样做一个高等学校的学生》等。即使写新人新事,也强调写你熟悉的。体现了个人化。1957年高考,即使“反右”开始,但高考作文题并没有改为配合政治运动,可以写得“政治化”,也可写得“个人化”。到了1958年“”以后,作文题目政治色彩可能更浓一些。

  陈美兰:作文如何评分,当时不得而知。但平时老师给我们的评分还是比较注重内容充实,思想健康,有灵气,有文采。我记得老师批改作业时,除了写评语指出优劣之外,还有眉批,对一些重要的好段落加批语,对一些精彩的句子则用红毛笔在文字旁画圈圈,以示鼓励。学生看了自然高兴,也受用不少。本报记者 刘丹

  万世雄:我参加高考时19岁,已经半个世纪以前的事情了。但作文题目记忆犹新:《说不怕鬼》和《雨后》,二选一。当年的作文题目都很直白,都是直奔主题,不太需要审题。而且都与政治结合得很紧密,说明很急切地想了解考生的政治思想,需要你直截了当、坦率地汇报自己。这与当时的社会政治环境有关系,录取新生更看重政治思想。写作技巧和水平也重要,但都是第二位的。

  万世雄:1960年《我在劳动中得到了锻炼》,这个题目考查的就是你到底参加过劳动没有?再一个,你在劳动中是不是真的受到了锻炼?如果没有思想的升华和提高,“锻炼”两个字就出不来。比如《给越南人民的一封信》,当时正值特殊时期,作为近邻,中国是支持越南人民的。如果不关心时事,对没有,这个题目就很难写出彩。如果不关心政治,不管你有什么样的文化知识,写作能力有多强,都不会过关。

  当时的题目普遍强调政治挂帅、阶级斗争为纲的思想,这种倾向继续发展下去,“”就发生了。只有1962年的题目比较特殊。

  万世雄:1962以前要上大学,政治条件都很严苛,家庭出身不好的学生很难或者根本不会被录取。但1962年高考时,教育界出现了一种“纠偏”的思想,提出政治条件放宽一点,更加注重学业,所以当年出的两个作文题目,在突出政治这一点上就淡化了一些。那一年,很多虽然出身不好,但表现好的学生还是可能被录取。

  《说不怕鬼》就存在审题的问题了。很显然,这个题目不是要你从科学的角度破除封建迷信,这个“鬼”也不是真的“鬼”。这个“鬼”指的是困难。

  万世雄:这种风气对教育产生了很大的消极影响,很多的知识分子受到了打压。现在的年轻人也许会奇怪,当年为什么会出《我在劳动中受到了锻炼》这种题。在当时,只有工人、农民在车间、地头的劳作,才称得上是劳动,所以当年有个口号叫“知识分子劳动化,劳动人民知识化”。这实际上就把劳动和知识对立起来了。

  当然这在当时也有一定合理性。旧社会的知识分子一般都是有钱人家出身,从小就是脱离劳动的。我在武大读书的时候,中文系一位著名的老教授风度翩翩,举手投足优雅极了。可是他完全不能参加劳动,一参加劳动几乎就是丑态百出。所以当时的中宣部副部长周扬曾经说“我们这些人实际上是半残废。”本报记者 刘丹

  陈文新:77级湖北作文题是《学雷锋的故事》,听说是华中师大的一个老师出的,后来被有些同学调侃为“一个土里土气的题目”。我写的是:3月5号那天,一个学雷锋标兵被奖励了一张看文艺表演的票,他让给了别人。这样写有点取巧,得分还行,要不也上不了武大。

  陈文新:我们考试的时间是1977年底。1976年“”结束,中国开始进入一个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阶段,知识分子的地位有所提高,但习以为常的豪言壮语不仅依然盛行,且在当时确有一种鼓舞人的力量。

  《我在这战斗的一年里》、《知识越多越吗?》、《宏伟的目标鼓舞着我》,都可以感受到那时的社会气氛。那是一个百废待兴的时代,对国家,对未来,人们有许多憧憬,并确信所有的蓝图都将在不久成为现实。注重经济建设的同时,讲政治的风气也依然盛行,所以有《在抓纲治国的日子里》、《速度问题也是政治问题》等题目,政治挂帅的意味很浓厚。时时处处讲政治未必是好事,不过,当时的社会氛围确有向上的气象。

  陈文新:我们那时参加高考,没有老师给我们讲作文要求。我1975年7月高中毕业,从小学老师做到高中老师,同时教语文、政治和农基。考试前突击复习了将近一个月,一边教课,一边复习。当时担心的是,要是考不上大学,就不好意思再教高中了。考生中,还有我的高中老师,他也是高中毕业后教高中的。

  那几年作文的风格和后来差别很大。因为作文题主旋律意味浓厚,作文的格调不能不高,看那时的作文,有一种看大报的感觉。后来社会生活多元化了,考试题也倾向于丰富多彩,慢慢的,作文的风格逐渐接近副刊。

  陈文新:说到改作文的方式,倒没有大的变化,是否切题、表达有无新意、表达能力如何,一向是评分时关注的重点。

  何光明:复读那年,我参加高考是1986年,作文题是《树木?森林?气候》。我印象很深的是,前几年多是读后感、材料作文,这一年以“树木?森林?气候”为话题,要求学生从现实生活中选择一个有意义的事,用上述现象作比喻,发表自己的见解,相对以前的作文模式是一次尝试。

  何光明:以前语文卷子满分120分,作文就占了50分的“大块头”。高考前,我们会专门拿出时间训练作文,半个小时迅速成稿。当时的作文题,不像现在可以让考生充分发挥自己的个性,但又不像60、70年代以政治为主,从题材到体裁,都有所创新。你看,有《画蛋》、《毁树容易种树难》为题的读后感,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命题作文,还有《致光明日报编辑部的信》的书信体,有意思的,还第一次用了漫画《挖井》的看图作文,更多地转向了对人与自然和社会热点的关注。

  何光明:我们所处的年代,都和社会事件有着紧密联系,我记得那会儿广播、黑板报都在热烈宣传自卫反击战的典型人物,我在通城县一中读高中,被这份热烈的情感感动,一度曾有当兵的冲动。正是有这份觉悟,当时的作文基调还是强调一个“正”,不要有太多的个人发挥。

  何光明:和现在一样,诗歌不行。但不同于现在文体多样,当时仍多是议论文。是否能把握命题人希望表达的意义很重要。比如我们的作文,从题目看是树木—森林—气候。森林由树木组成,形成森林以后,就会影响气候;气候改善了,产生反馈效应:保护了森林,也会使树木生长更快。再联系社会实际,可以挖掘出它的隐含信息,即个人—集体—社会。本报记者 刘迅

  ·1995年 材料作文:素材为诗歌《鸟的对话》(对线年 看图作文:关于给六指做整形手术的两幅漫画比较。

  王磊:印象深刻啊,是《假如记忆可以移植》。虽然当时在考场,可这个材料作文,让我充满兴趣,甚至开心得走神了一会。

  王磊:90年代的作文题目基本上都是材料作文,而且都具有思辨性。我个人认为,是因为90年代正逢改革开放,经济活跃的同时,人们的思想也变得活跃起来,对于问题的思考更加多面性。

  王磊:这个年代基本都是材料作文。老师教的也是写议论文,引、议、联、结就是标准答案。老师还特别强调,为拿高分,不能瞎闹。

  王磊:虽然当时对这个作文材料浮想联翩,可最终还是按老师教的,写了一篇中规中矩的议论文,顺利考上了武汉大学。在青春年少时,碰到这么精彩的题目,却没有自由发挥一下,成为我最大的遗憾。

  王磊:这些材料作文,紧跟当前的社会热点,所以看新闻联播也成为了一种考试准备。为了能够应付当年的高考作文,学校专门为整个高三年级的15个班每班购买了一台电。

  王磊:至今保持看新闻联播的习惯。做房产营销服务公司之所以能成功,也要感谢这个习惯,它让我在这个行业几次准确把握住了国家的调控方向,保住了饭碗,感谢当年的一切。

  ·2001年 根据寓言,写一篇以“诚信”为线年 材料作文,以“心灵的选择”为线年 请就“感情亲疏和对事物的认知”这个线年 就“买镜”这个线年 就王国维的《人间词话》一文的感悟,写一篇文章。

  谭邦和:2006年的高考作文,是根据带“三”的词语的联想与感悟,自拟标题写作。有一个考生写的作文,我印象尤为深刻,标题是《减负中的“朝三暮四”》。直斥“教育减负”没落到实处,触及根本并提出建议。我看到了该考生的洞察力和对事物的分析判断能力。

  谭邦和:这都只是一种形式,作文主要是检验考生的思维能力、语言表达能力。对于平时语言功底扎实、思维能力较好的考生而言,无论是任何形式的作文,都应该可以应付。

  谭邦和:近些年,甲骨文、文言文等“新玩意儿”,靠“出奇制胜”来博阅卷老师的眼球,显然不值得提倡。

  高考需要的是真本事,教育培养的是思想能力和语言能力“老实”的学生,“投机取巧”是对学生的一种伤害。写作需要的是真真切切的思想和感情。本报记者 张瑜琨 实习生 莫玉津

  吕兴:当年我们以“幻想与现实”为主旨的开放式材料作文出现在眼前时,有点懵了。虽然高考前也“押过宝”,但训练较多的是议论文。“幻想与现实”开放性很大,写着写着就空话、套话了。

  现在回看这个题目,这一切都源于人类求新求奇的“冲动”,源于幻想,敢想才敢做,正是这种“冲动”和幻想推动人类社会不断进步。

  吕兴:高考前,试着写了篇2009年《站在____门口》的半命题作文,写的是《站在大学的门口》,老师给我打了50分。记得她给分析的是——“《站在____门口》,必须深度挖掘‘门口’的内涵,抠住‘门口’的比喻意义来写,才是得高分的关键。题目的重点不是对外在的客观社会生活本身的描写、叙述,而是要考察你,面对人生关口的心理与思想。”那时的高考作文题目,偏重对考生个人价值观和社会认知水平的考察。

(编辑:芭奇采集)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RSS订阅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