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沪闵在线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际新闻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
部委信息 政坛人物
时事观察 政策解读
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专题专栏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沪闵在线 > 政坛人物 >

中国当代文坛:一座“奥吉亚斯牛圈”

发布时间: 2019-12-01 19:46 点击:

  年轻时的王蒙,写过《组织部新来的年轻人》,身上还多少有一点乌鸦气,而自从做过一任之后,就越来越像夜莺了,发出的声音格外婉转可人——— 日前,他在德国法兰克福文学馆举行的一场演讲中说:“不管外界对中国文学有多少指责,我只能说,中国文学处在最好的时候。”

  王蒙此言,虽然听上去“掷地有声”,但却不一定能够说服台下听众,因为仅仅在三年前,正是德国的一位知名汉学家顾彬,直言“中国当代文学是垃圾”,引发了一场关于中国当代文学是不是垃圾的争论。当然,顾彬不是法官,他的话不能直接作为最后的结论,但王蒙也不是法官,中国当代文学究竟是“最好”还是“最垃圾 ”?我们还是要看事实。

  王蒙提出的论据有两条,其一是“中国现在有上百种文学刊物,诸多作家在从事纯文学创作,全国每年发表的长篇小说有上千部之多,中国可算是全世界的文学大国”——— 在王蒙看来,似乎多就是好,这个逻辑很古怪,其实是一种非逻辑,因为金子自然是越多越好,但垃圾却是越多越糟。没有人会说:我家厨房处于最好的时期,因为里面塞满了垃圾。一部《红楼梦》,风流千古,“每年千部长篇小说”,有几部能与之比肩?所以这一条不能成立。

  其二是“有些在新中国历史上曾被严厉批评过的作家,如今不仅作品接连出版,并且还受到了当下读者的喜爱和欢迎,比如梁实秋、徐志摩、沈从文、张爱玲等人的作品”,“在中国现代文学馆,高悬着胡适的画像”——— 这个逻辑仍然古怪。固然,这些“在新中国历史上曾被严厉批评过的作家” 正日渐走红,但硬币的另一面却是鲁迅、夏衍等正在被严厉批评,不仅被逐下“神坛”,也被逐出教科书,“胡适的画像”开始高悬,但鲁迅的画像却在越来越多地方被摘下——— 显然,王蒙是把自己及其同好们的个人偏好,硬充为中国的“最好”了。所以这一条也不能成立。

  关键的问题仍然是中国当代文学是不是垃圾?卫慧之类的“下半身”写作不必说了,举几个“纯文学”的例子吧:贾平凹是被王蒙们视为标志性的人物,看看他那本《废都》都写了些什么?一个老文人如何落魄,如何颓废的故事;他的《秦腔》开头就写一个二流子型的烂人,看一个最漂亮的姑娘如何拉最臭的屎的故事;还有一位方方,他的《出门》被评为 2005年中篇小说排行榜第一名。其中写了些什么呢?一个当年极富美学价值,现在五十多岁的女知青,如何拉屎拉不出来的故事,其中拉屎拉不出来的段落竟然有七八处之多……

  “纯文学”如此酷爱描写拉屎,中国当代文学就不可能不是垃圾,2007年,文化批评家朱大可在接受访谈时称:“中国文坛是空心化的,它已经荣升为一个庞大的垃圾场。”在这里,“庞大的垃圾场”和王蒙的“全世界的文学大国”,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中国当代文学堕落到了如此地步,说到底,还是因为中国的当代作家们背离了文以载道的传统,抛弃了“大我”,一头扎进了“小我”,游离于国家民族命运之外,成了两张皮。诚然,作家是个体劳动,但不是个体事业,只为自己写作,不关注窗外事,就只能制造文字垃圾。

  坦率地说,出现这样的局面,王蒙是有责任的,这倒不是因为他曾经当过什么部长,而是因为作为前辈的他,把这种把垃圾当金子称赞的劲头严重误导了年轻的作家 ——— 中国的当代文坛已经成了一座“奥吉亚斯的牛圈”,一个有责任的前辈作家应该做的,不是夸耀它的堆积如山,而是动手来打扫它。王蒙先生明白吗?(郭松民)

(编辑:芭奇采集)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RSS订阅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