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沪闵在线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际新闻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
部委信息 政坛人物
时事观察 政策解读
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专题专栏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文化名人 >

代表王安忆:我不担忧上海的文化地位

发布时间: 2018-03-16 20:44 点击:

  王安忆的“难打交道”是出了名的,但这句话倒并非是委婉地。午休时,记者跟着王安忆回房间,一支红色的诺基亚老款功能手机正躺在沙发上充电,看起来有些年头了。“这手机挺好用的,怎么摔也摔不坏。”看着记者惊讶的眼神,王安忆连忙为手机辩解。

  没有智能手机,并不影响王安忆获取信息。在昨天(10)上午举行的上海代表团全团审议中,王安忆分享了自己获取小说灵感的一个方法:“我个人经常会去采访案件,还去旁听。”这不免让人想起她的代表作《长恨歌》,据说这篇小说的创作动机正是源于她在报上看到的一则“当年的‘上海小姐’被入屋行窃者”的新闻报道。

  在发言中,王安忆列举了她关注的几个案件,并总结说这些案子在两高报告里提出来,有着完善的要求。会后有相熟的代表走过来拍拍她的肩膀说:“听你的发言就像听小说。”

  在当选新一届的全国代表之前,王安忆曾经连续三届担任全国政协委员,但回顾她的提案,都是附议。“确实没有提案。”王安忆解释说,“因为政协的提案是海量的,有些效果不大,反而是一些提案经过论证,我会附议。”

  提案提交了以后“有没有用”,是王安忆关注的一个重点。几年前,邰丽华提交了关于导盲犬搭乘公共交通的提案,邀请王安忆在提案上签名。“后来真的就可以了。”说起这个例子,王安忆显得很兴奋。但也有让她感到遗憾的,比如有多名委员提交了一份提案,把江南造船厂原址建成中国工业博物馆,王安忆附议了,但之后此事可能因为种种原因并未达成。

  至于多年前她附议的设立“全国阅读节”的提案。王安忆自嘲:“其实读书这件事要设立节日是很惨的。”“读书就像日常吃饭、睡觉一样,要设立节日,说明式微到什么程度了?” 王安忆咧了一下嘴角,看向窗外,素面朝天的她,头发一丝不苟。

  王安忆:这是没有办法的,上海是经济中心,在经济重镇中,艺术肯定是被边缘化的。你看我们的文化人才都往北方跑,其实有好多东西都是我们上海人做的,的很多编剧、导演都是从上海过去的。

  这不是 “创建”、“打造”就能出来的,而是一种自然的流向。你看有那么多民间剧团,但是在上海,一个都很难。

  什么事情都有成本,像新加坡又安全又发达,国民素质也很强,但是艺术不行,因为艺术需要一个杂乱的。

  王安忆:作家是全国各地来的,成分比上海复杂多了,比如莫言是山东的。不过,上海的作者大部分也不是真正的上海人,我出生在南京的军区大院,一岁来的上海。陈丹燕,10岁才来上海,孙甘露、王周生、王小鹰和我们有着相同的背景,大家都是带着自己的背景过来的,金宇澄倒是真正的上海人。

  王安忆:我不担忧。上海有别的优势,上海的民生好,在这里生活有安全感、健康卫生有,有秩序。

  为什么《繁花》会有这么大的影响?他(金宇澄)努力想创造一种可以书写的上海话。是不是成功很难说,但不管怎么说,我们在这方面的努力。

  方言的消失最重要是消失了很多语音,比如上海线声。从长远来讲方言的消失是没有办法的。但是上海方言也有它的缺陷,上海话是一种混杂的、历史很短的语言,音韵很简单,相比之下,广东话音韵特别复杂,广东话、广东歌都特别好听。

  在我的写作里,我也在努力摆脱普通话的句式。方言是一种语言的艺术,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资源,是个很大的仓库,但是由于传达的问题,我们只能用一点点,不能用全部。我们会努力做一些启用南方方言的事情。

  王安忆:这没法提,这是大势所趋。我那么主张方言,但是我到上课第一句话就是:“抱歉,我不会说广东话。”我只能跟他们说普通话,交流一定要用一种通用的语言。

  上观新闻:其实上海一直是一个主流性的话题,在很多小说、影视剧中,以上海为背景的故事是一个热点。

(编辑:xiaobian)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RSS订阅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