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沪闵在线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际新闻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
部委信息 政坛人物
时事观察 政策解读
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专题专栏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沪闵在线 > 经济新闻 >

江苏召开金融支持实体经济推进会火辣剖析民企融资难、融资贵等现象

发布时间: 2018-11-09 22:36 点击:

  为实体经济降本增效,江苏一直在行动。10月31日,一场金融支持实体经济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的现场推进会在南通召开。针对今年以来实体经济,尤其是民营企业、中小微企业在经营中出现的融资难、融资贵现象,来自一行三局、政府部门、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负责人,就老问题、新现象进行了剖析,并寻找疏通渠道清理血管的办法,优化企业融资环境,降低融资成本。

  因为规模小、缺少抵质押物,风险大,民营企业、中小微企业要想在银行拿到,并不容易。一般来说,在没有充足抵押物的情况下,他们需要寻找一家担保机构,由担保机构向合作银行申请。当到期之后,必须要先还掉,才能再从银行。顺利的话,可以很快从银行拿到第二次,如果不顺利,就要把之前走过的流程再走一遍。

  在这之中,企业要提供担保费、上浮的利率、以及其他杂项费用。虽然央行公布的基准利率不高,但是经过这些环节层层加码之后,企业拿到的利率并不低。其中,最为突出的费用是过桥费用,即如果到期时,企业手上没有足够资金还款,那就要找其他资金垫付一下。据了解,因为企业要得急,所以过桥资金的利息很高,大多数在日息千分之四,且最少不低于三四天。“曾经有一笔三百万元的到期,一周时间吧,过桥费用就支付了20多万。”南通一家刺绣公司老总说,还是很心疼的,赚点钱多不容易。

  融资难、融资贵,喊了很多年,解决了很多年,但是问题似乎依旧存在。“从前三季度的金融运行形势来看,出现了总量增加、结构优化、成本趋降的向好态势。但是经济金融互动中政策传导不畅、市场预期不稳、政策合力不彰显等新老问题仍然凸显。”人行南京分行行长郭新明直言,当前普遍反映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不畅,在央行和实体经济之间确实隔着金融机构这一中介桥梁。

  从目前来看,银行信贷依旧是民营企业、中小微企业融资的主渠道。而长期以来形成的基础设施、国有企业项目等方式,银行已经固有一套流程,这套流程在面对民营企业、小微企业时,并不适用。为了引导金融机构创新体制机制,改善服务流程,从中央到地方均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主要集中在银行信贷资源、人员、考核等方面,也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是与市场需求还存在不匹配。

  今年以来,受央行连续4次针对不同类型金融机构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累计释放资金超过2万亿元、2次增加再再贴现额度累计3000亿元、多次开展中期借贷便利操作、多项支持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发展等政策利好影响,民营企业、中小微企业的融资环境有所改善,融资成本略有下降。

  人行南京分行最新数据显示,截至9月末,小微制造企业新增量占全部制造业企业的42.6%,较上年同期大幅提高了8.9个百分点。利率自今年4月份开始下降,目前逐步企稳,并进入下降通道。截至9月末,小微企业加权平均利率5.78%,自4月份以来累计下降14个基点;全省票据贴现加权平均利率为4.3112%,比年初下降0.95个百分点。债券发行利率下降的更为明显,9月份,债券融资加权平均利率为5.59%,比1月份下降了0.45个百分点。

  江苏银保监局筹备组组长熊涛说,每次跟企业交流,融资难、融资贵都是绕不过去的坎,而与银行业金融机构交流时,总觉得在解决融资难、融资贵方面做了不少事,为什么得不到企业与政府的认可?“两方面的对话很难统一。”他说,这需要精准分析,究竟是什么行业、哪类企业面临着融资难、融资贵。如果是有市场、有前景,暂时资金困难的企业,该帮要帮。而如果是两高一低行业的企业,那该退还是要退,信贷资源要向高质量发展领域倾斜。

  熊涛说,我们需要打开融资链条,看看是哪个环节存在不畅通,银行业金融机构需要再进一步创新体制机制,创新产品,精准服务实体经济。

  郭新明说,金融机构必须优化内部经济资本分配,加强绩效考核,落实尽职免责制度,确保“真金白银”和政策扶持能够成为实体经济的有效投入。

  融资难、融资贵的成因,可以总结成“缺信用、缺信息、缺增信。”支持实体经济、切实提高实体经济的金融获得感,不仅是口号喊一喊,更需要对症下药。

  省地方金融监管局局长查斌仪说,解决这个问题,需要进一步深化金融改革,完善金融基础设施服务。推动省级综合金融服务平台建设,扩大影响力,借助于互联网技术改善银企对接效率;完善普惠金融工作机制;推进小微企业转贷方式创新;加强直接融资服务拓宽融资渠道、强化再担保体系建设……查斌仪提出的举措,切实贴近问题所在。以省级综合金融服务平台为例,自5月份上线月底,已经核准接入各类金融机构52家,企业用户注册数2.79万户,撮合成功授信1763笔,金额70多亿元,其中首次获得授信户有498户。

  据了解,针对企业最头疼的过桥资金问题,南通市继在全省首先创新转贷基金后,今年又成立了全省首家转贷服务公司,已经于23家银行签署了转贷服务战略合作协议。南通市常务副市长单晓鸣介绍,为了优化企业的营商环境,将“融资会诊直通车”、“金融帮服万企行”、“金融顾问百企行”作为常设活动,与政府主导建立的综合金融服务平台、创业融资服务平台、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中心三大平台,共同构成了解决企业融资难题的组合拳。从全省来看,前三季度,全省各级公益性转贷应急资金平台为6000多家企业提供转贷金额近7000亿元。

  工行江苏分行行长田枫林说,对于民营企业、小微企业,以“保本微利”为定价原则,从二季度开始,对单户1000万元以内的小微企业融资实现差异化定价,四季度计划再投放不低于100亿元小微企业,执行利率控制到更低水平。“降低融资成本是一项长期和系统工程,”他说,明年将对5万户普惠金融客户进行上门走访,为不少于2万户新小微企业客户提供金融服务。

  省财政厅副巡视员徐洪林认为,财政与金融政策需要更加协同,进一步通过财政资金的引导作用,构建各类风险补偿基金,提高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的积极性。

(编辑:芭奇采集)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RSS订阅 | 网站地图